国家法规

中国亟须安全饮用水立法

来源:本站编辑    阅读:22192    发布时间:2009-07-29
  

中国亟须安全饮用水立法

 

中国饮用水安全监管体制现状如何,什么样的管理模式为可取?对此,《凤凰周刊》专访了中国生活饮用水最新标准起草人、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水质安全检测室主任鄂学礼,和中国±木工程学会给排水分会给水委员会副主任、给水深度处理研究会理事长王占生。

    凤凰周刊:中国城市饮用水水源管理目前处于一个怎样的标准和体制状况?

王占生:国内对饮用水的水源管理政出多门。地质矿产部门对地下水水质进行监测,地表水由环保部制定,农村的饮水是水利部在负责,城市供水以及管网输配由建设部负责,终端饮用水合不合格由卫生部监督。而在美国,这方面是由其环保署一条龙全抓的。

    鄂学礼2008年温总理到环保部讲话,要求城市水源100%得到保护,之后环保部对大城市水源地污染情况作了监测评估。由于部门之向衔接不太理想,卫生系统现在无法获知监测数据。

    另外,由于中国一直没有饮用水水源水质标准,.建设部门和卫生部门还处在研究阶段,现在环保部门所用的监测标准是2002年的《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这个标准是出于鱼类等生态而制定的,不太适合人类。比如GB3838-2002的标准规定总磷限值 是0.1mg/L,但就人来说,10mg/L也是可以接受的。该标准还要求铜限值是0.1mg/L,但2007年的生活饮用水出厂水新标准是1mg/L

凤凰周刊:出厂及输送到居民区末端的自来水安全监测情况如何?

    鄂学礼1992年地方卫生部门开始对饮用水水质进行监测,但没有全国层面的数据收集和测评,2002年到2006年在卫生部卫生饮用水规范这个行业标准下进行了抽查,由省执行,一年两次最后汇报到部里。2006年卫生部成立卫生监督局,开始委托各地疾控中心进行全国新饮用水标准的监测试点,20078个省,200815个省,一年作一次末梢水的106项全项检查。   

    卫生系统的监测是国家全额拨款的,而建设部门并没有钱能够补助,因此中国城市供水水质监察网上的水质公告多是来自35个城市的自来水厂的上报。监测指标一般是4-5倍。 

    王占生:自来水公司应该与所属自来水检测中心分开,不能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现在深圳、上海、济南三地自来水检测中心都从自来水厂独立出来,,隶属于地方政府。目标应该是,地方上有向市政府负责、代表政府代表人民利益的监测中心。

此外,卫生部下属的中国疾控中心在各省市县有自己的系统在定期监测。监测发现情况严重,暂现在这个系统的监测信息不公布。

凤凰周刊:现在对饮用水安全只有水质标准。对违反饮用水安全的做法有什么处罚措施吗?

鄂学礼:卫生系统对饮用水水质监督,法律依据是20085月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里面规定饮用水供水单位供应的饮用水不符合国家卫生标准和卫生规范,导致或者可能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的,没收违法所得、罚款、暂扣或者吊销许可证。

但实践中,我们现在只能在污染当地通报一下而已。对于安全饮用水立法。1985年卫生部饮用水大调查后就有人士提出要借鉴美国制定《安全饮用水法》经验,之后多次有人在卫生部里提出立法事宜,但国内目前有卫生部、环保部、建设部三家都在提这事,究竟谁牵头还没有定论,不像美国是环保署一家在管水务。 

王占生:一定将水质不合格行为上升为违法行为,制定严惩措施。据我所知,建设部门正在做饮用水安全的立法研究。

凤凰周刊:对自来水水质的担忧使国内矿泉水市场越来越大,矿泉水水质安全情况怎么样?

    鄂学礼:在对水杀菌过程中,臭氧是最具杀伤力的,但用臭氧的强氧化性来杀灭矿泉水中细菌时,溴化物与臭氧发生了反应便生成溴酸盐。目前国际上将溴酸盐定为致癌物中的二类中的B类,一类是确定是致癌物,二类b是具有不确定性的,可能会造成致癌。国内有些矿泉水的溴酸盐含量非常高,没法说。按理全国饮用水新标准出来后,在此基础上应该出台专业性的矿泉水标准,但这里又涉及卫生部门与原轻工部、原地矿部相关协会的协调,目前矿泉水新标准正在等待国家标准委的审核。新标准将提高矿泉水厂生产成本。

    王占生:据我所知,很多矿泉水是在纯净水基础上加些矿物质而成,其成效还需要检验。

    凤凰周刊:改善饮用水水质,现在最需要去做的是什么?

    鄂学礼:近些年水污染事件一度达到一天两三起,严重影响城市供水水质。反映到体制上就是监管部门多,这个时候最需要有个法律性文件把各部门的责任以及协助加以明确。比如现在治污的环保部门在职责上并不要负责最后的饮用水安全不安全。同时,现在也需要搭建一个环保、卫生、建设、水利部门的水质数据共享平台。

另外,现在在饮用水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上,北京、江苏、河北等一些省市有了安排,但还没有国家层面的程序规定,即使现在有了程序、技术方面的支持也不够。如云南的阳宗海砷污染事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处理干净。

王占生:当务之急就是处理工艺改造提升。尽管出厂水通过管网后平均水质下降20%,但管网改造也不是短期内所能完成。另外,水源没有二三十年也治不好。由于经济增长“保8”,一年要消费和排放2000万吨工业水,即使合乎标准地排放,CODmn还是比河道里的浓度高。化工厂处理后的排放水CODmn平均100mgL,而河道里的水为40mgL,也就是说河道还是不断被污染。

而提升处理工艺,最大难点是钱。现在国家扩大内需投资钱给污水处理,但没投钱给自来水厂进行技术改造。我的建议是,要提高水质就应该优质优价,同时国家对困难户给予补贴。    (据《凤凰周刊》)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友情链接:杏彩彩票  88彩票官网  幸运彩票  M5彩票开户  W彩票开户  幸运彩票  M5彩票官网  杏彩彩票平台  凤凰娱乐彩票官网  天天彩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